白馒头今天也在努力学习

这里馒头
写写勒色小作文+日常糊糊乐
坑多杂食,APH/漫威/盗笔/龙族

现在专业舔屏了
普皇/yuzu/天天/陈三/方方
花滑好啊!
柚天不动摇

坐标石家庄,是个北方糙汉
呆鹅门牌1270849335,扩列来一波吗?

一千零一个愿望/上

柚天 一千零一个愿望

*现实向+学pa
*ooc,是中学生的缺根筋神奇暗恋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



金博洋有个硬币罐子,他很小的时候听老妈说城郊山上有个许愿池很灵,池里有只石龟,传说是什么神明,于是一直攒着想去,每往罐子里投一枚一角硬币,他就会相应的在小本本上记下一个愿望…

那也不是多特别的一天,金博洋和羽生结弦一起出门,商量的是去买各自的生活用品什么的,走着走着看到家礼品店,橱窗里的物件都十分精致,看起来易碎又虚幻,八音盒里的小人做着圆周运动,他们一开始没想停下。
后来金博洋看了眼橱窗
然后就定住了脚,旁边的羽生起初在照常走着,发现同伴没再前进也回头看。
玻璃板映出的赫然是个寸头小子,穿着条纹校服的初中生,而偏头看到的羽生结弦是个穿半袖衬衫打着领结的精致男孩,他想——这就是时间洗脱不了的阶级差距吗

他再一偏头,没了橱窗、礼品店和同门师兄,置身某个校园。
他觉得自己应该记不得初中是什么样子了,成为运动员后生活过分充实忙碌,鲜少回到初中,然而某种直觉告诉他,白墙红顶,成荫的法桐,四百米操场,嬉笑打闹的男男女女,这就是那片乐土没错。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到这里,循着那种奇异的直觉进了教室,里面已经七七八八坐满了同学,他坐下,看到旁边是老铁王金泽(这给他一丝丝安心),而让他当即感到更奇异的是隔组的第一排——坐着羽生结弦
甚至还和刚刚映出的一样打着领结穿着白衬衫,吓得他看了看自己,还是那身条纹运动服
然后格格不入的家伙笑着冲他站起来
说,
“博洋,又卡点了?”
他于是抬头往印象中的地方看了眼表
七点二十
…哦
“…就和,和之前差不多嘛…”
他不好意思的朝纪委羽生同志笑笑,平息自己飚到一百二十迈的心跳
迟个到不至于这么紧张吧?况且还没迟——只是卡个点——而且他看起来还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天总你ooc了!

不过天总没想到这天刚好是开学后换座位的日子,他模模糊糊记得是前多少名可以选座位,其他人按身高排的样子,自己应该是不能选座位的,环顾一周看到梅德韦杰娃、扎基托娃、费尔南德兹、车俊焕和米沙——他才真的傻了眼。
老师把他安排到第四排中间的位置,旁边同桌的座位空着,他回头看一眼女生的长队,觉得谁都无所谓吧,可又没由来地企盼起来。
对,按理来讲是男女一桌嘛
然而他想的出神,后背被人戳戳才回过头,竟然看到羽生结弦的脸。
那人面不改色地拉开椅子坐下,义正言辞,这次我和天天一桌哦,然后看到金博洋面露难色——诶,天天不欢迎我吗?
倒没有不欢迎,硬要说的话是欢迎极了,只是小孩忽然发觉——他喜欢羽生结弦对吧?
并不是突然产生,而是字幕一样坦然于心地出现,他无比肯定,就是喜欢的。
然而对方怎么想呢,他不知道。

金博洋后来在班里有个外号叫“数理化小王子”,不过初一的时候数学就已经好得出奇了,他有点偏科,提分全靠地理生物,历史蛮有意思学得还行,语文和政治的背诵实在是为难理科脑,然而离奇在于这位理科脑作文写得特别好,受语文老师热捧
羽生结弦呢是个小天才,没有任何课外辅导还学着艺术,自称是对文综感兴趣多一点,不过是全才,基本上稳居年纪第一。
所以羽生坐过来的时候金博洋满腔的惊讶,不是因为他没头没尾、不明所以的神奇暗恋,而是因为——班里鲜少有同性同桌,因为女生偏多所以或许有女生同桌吧——把小天才同志分过来是什么目的?
他想,可能算是优势互补吧,虽然那位神仙也没啥可拿他补的就是了。

金博洋平时皮的很,在羽生面前就成了腼腆小奶包,米沙一脸坏笑问他为什么,他别过脸细如蚊蚋,因为羽,羽生他是纪委啊,我可不想被记名。
然后米沙心知肚明了,金天天忽视了一点,纪委同志有个大毛病,自己也比较爱和同桌或周围同学讲话(一般是讨论正经题目——但自习课确实什么都不能讲的),但是从来不记自己这桌的名字,说到不耐烦还会记下后桌的——金博洋小朋友后来就知道了。
金博洋和羽生结弦调到一桌之后,上课认真听讲积极回答问题,下课认真写作业认真讨论,自习课高效率完成任务,成绩有突飞猛进的发展。
而戈米沙同学也不愧对交际花的名号,午休时间尽职尽责地把金天天苦情暗恋的故事分享给了梅娃杂技娃两位小姐姐,杂技娃醍醐灌顶,梅娃若有所思,柚天好啊。
四月一日愚人节,理应是人们开起善意的玩笑的日子,可不知怎的,成了胆小鬼们坦白心意的好时节。大课间梅娃把认真学习的金天天拉出教室,今天你想做点什么吗?
金天天最近沉迷学习,压根没看日期,什么做点什么?
“今天是四月一日啊!”
梅娃说着拿出手里的一对手套,“我想给我偶像这个——权当开个玩笑?”然后展示出自己手里的另一副,接着说,博洋有什么打算吗?
博洋抓耳挠腮,面红耳赤又恢复原状,不应声
然后梅娃小姐姐也心知肚明了,试探性的问了句,你觉得羽生怎么样
金天天不假思索,咧开露颗虎牙的标准蒙混过关用小屁孩笑容,羽生好啊!
然后纪委同志接水回班正好瞄了眼,看到梅娃拿着两副一样的手套,金天天含糊笑着。想着这俩人今天还蛮有意思哦
热心八卦人士:成绩突飞猛进发展,感情有没有发展?
神奇在于他俩物理距离最近的时候不是故事的高潮重点,而只是个叙事铺垫。好吧,感情或许有发展,但文章没有体现,尊重材料最重要。

两个月时间飞逝,经历过一次月考,很快迎来了期中考试,金天天满心想着考好了可以选座位,可不可以还和羽生这位神仙坐一起

然而希望往往落空,故事常事与愿违。
金博洋破天荒的好好背了回政治,大题却好像有意为之,给分擦着沾边线,最终三分之差,一科把他拉下年级前100。
众所周知选择题是可以改分的,大题加分加错也是可以修改的,唯独给分有问题的完全没法申辩。金天天很委屈老师也很惋惜,但爱莫能助,只好说下次继续努力吧。
于是又到了选座位调桌的时刻,前多少名们出教室选座位,“再接再厉”的在座位任人宰割。
羽生临出门前金博洋破罐破摔地小声嘟囔,哎,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
他理应是没听见吧
小孩很现实,这次竟也破天荒地做起白日梦
他不会…不会选我吧?
他会不会真的选我?
他鲜少觉得,此刻却突然觉得自己挺好的,史地生加数学都不错,人很爱笑很开朗,也没什么小毛病。这可没准呢。
然后做梦一样,男生女生按身高分列教室两侧,选完座位的前多少名们走进来,他云里雾里,羽生结弦微笑着坐回了原座位。
他差点以为心脏就要这么跳出来了
然后他不敢再看怕真是做梦,再回头梅德韦杰娃欢快地跑进来坐到了他的位子上,甚至笑得像初绽的什么娇艳花朵,与那位开始攀谈。
于是自始至终,他没看他一眼
有人和他讲话突然没了回复,问他怎么了,小孩又露出蒙混过关的含糊微笑,没有没有。
——那就当是他没听见吧

金博洋最终鬼使神差的选到羽生结弦斜后,梅娃正后面,左边是那两位的老朋友费尔南德兹,右边是老铁戈米沙。
他托着腮想,攥不到手里的,多看两眼不犯谁家法吧,他不觉得会后悔。
不过他错了,后面他会发现的
这段奇异的日子反倒是故事的高潮了
说冷战也不算冷战,但是两个人的话没了以前那么多,羽生和梅娃算是模范同桌,不怎么讲话,都名列前茅,而且班里搞了什么颜值排行,俩人都有上榜,校里校外一讲,哎你知不知道xx班的梅德韦杰娃和羽生结弦,都是年级前十,超漂亮/超帅。
金天天没得说,他还是学校那个毋庸置疑的可爱担当,不在乎那个神奇排行也不在乎校里校外怎么说,那似乎真算是在沉迷学习。
有个大课间,前后两桌四个人刚好都在,于是一拍即合地聊起天,费尔南德兹讲他前女友的故事,然后小声说就在某某桌,米沙大呼这真是好近啊,然后仿佛恍然大悟,和梅娃异口同声,“金天天你离你喜欢的人也这么近!”
金天天一脸懵x:前女友和暗恋对象——也?
老费:——博洋喜欢梅娃?
金天天:啊?没有没有!什么玩意啊
羽生结弦一直没说话,金博洋正在发蒙也没能捕捉到,他抬眼盯了下后者,眼神暗了暗就转回去,然后不再出声。
那个大课间之后两个人好像真的开始了冷战,羽生结弦还会和后桌两个人讲话,但不再含沙射影地提到博洋,有时金博洋接了羽生的话茬,他也再不回复而直接忽视略过,更为直接的是会制止金博洋和费尔南德兹的参与,一皱眉头就记下俩人的名字。
留下难兄难弟面面相觑,看着羽生和梅德韦杰娃甚至面带微笑,竟然还聊得愉快。
他后来借机看到了纪律加扣分的本子,于是终于知道了,原来只有那一个位置是能被宽容的。
可是这还不是两个人最僵的时候。
金博洋也受不了这种无尽头的僵持,金博洋也想做个了断,还记得他文章写得很好吧,他于是写了很多条子,全放在书包一个不易发觉的暗兜里。
可是戈米沙不知怎么的看到了,不经意读到内容想要帮老铁一把,午休就给梅娃那张条子,说要促成这件事情。
梅娃了然,表示我选在那里就是为了围观这夫夫的进度,乐意之至。
女孩红着脸窃窃地把纸条放进男孩的桌肚,于是男孩背面朝上地掏出来,问这是什么
博洋看到自己的格纸觉得莫名其妙,忙急中生智想要掩饰
女孩说:你看看咯
另一个男孩又露出含糊的蒙混过关用笑容,似乎是让人看了只觉开朗吧:诶嘿嘿,化学武器
那也不是最僵的时候
金博洋十分愧疚,一次半命题作文,就写了羽生结弦,题目好死不死,“我们班的牛人”。
“曾经我以为那算是互补,直到最终只能看着他背影渐行渐远”
“起初见到他只觉得我们是一类人,他喜欢开着玩笑强调纪律,我原来做班长也是差不多的风格,我们是因为这个接近的……”
“我常常问他许多对他来讲小菜一碟的问题,有些大题思路混乱,他只推推眼镜,‘这可是大工程’”
“…他确实是啊,不偏科的天才,和同学们称兄道弟也快乐的笑着,眼里总闪着自信的亮光,镜片后的眼睛宁静深邃…”
“——那一刻我知道了,我们不一样,从来都不一样。”
那是个中午,文章下午要上交,他先把稿子给了等着打饭的费尔南德兹,他问,你觉得这作了结适合吗?
平时总打着哈哈的师兄没回答,反倒又问
这是不是羽生结弦?
金博洋低着头没说话,旁边羽生擦肩走过,只是问,有事找我?
“没有”
俩人说。
“不合适,博洋,我觉得一点都不合适”
然后费尔南德兹忽的发现金博洋竟是红了眼圈,拉着小孩去个角落,有点手足无措地搭住小孩肩膀。
“所以那是真的?——米沙说的其实是羽生?”
他没哭,用力抹了抹眼泪,哽咽着说得牛头不对马嘴
“羽生…肯定会觉得我很奇怪…他会讨厌我的吧…”
“…梅娃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热情奔放著称的西班牙人后来也没再说话。

金博洋挺犟,还是原样交了上去,也幸好最终大家都写得一般,没有佳作朗读的环节,他翻翻看老师的评语,说没有集中体现牛人的“牛”。
是啊,他笑笑。
他是牛人,牛在很多很多地方,他完美得不近人情,可是在自己这里不是的,就是因为这个才无法原谅,他可以是全班的骄傲,也可以代表学校成为什么英雄,但如果对象是金博洋,他什么也不是。
水深火热,他凭什么全身而退,他凭什么能什么也不是?
羽生结弦是个懦夫,羽生结弦连愚人节也不过。



tbc.




世纪更新
会有下,情节展开神奇😂

请允许我咬文嚼字一下…
我觉得还有空间,王柳和东东不也在集训名单里吗

画完了!
是落太的斯莱特林柚!
成图好像不如线稿好看……
不知道怎么画天天😭
图坑(1/5)

悄悄发言

那啥
快期末考试啦w暂时退网
把剩的坑叨叨两句,暑假更新

1.耳熟能详的from a to z,可能等天天到了tcc还有一更(悄悄讲其实直球和标记都写完了就是俩人没见面不知道怎么衔接…)

2.俩短篇,一个学pa,叫一千零一个愿望,大概是那个能让人望进童年的橱窗,然后俩人鬼使神差的去了一个初中,那种缺根筋的暗恋x是六一贺文但是没写完x
还有一个是现实背景,天天去tcc锤了之后的小作文,叫happy new year's eve,是京奥结束后的不负责幻想

3.新坑!中长!是个abo的怪盗×探员,老油条柚和五好青年天那种,叫欲擒故纵

4.也是中长新坑!西幻,极夜国和永昼国,是个……类似私奔的故事w叫本初子午
听过借东西的小人的主题曲没?叫arrietty's song。
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差不多这么个感觉……

可能还有5,是百fo点梗……

有脑洞的时候不想写,想写的时候没脑洞系列x

6.哨向,叫做微光,情节还没想好,想表达“是彼此的宝藏”这样一种感觉

7.北京折叠+白板人pa,反乌托邦的故事,是政客二代革命领袖柚×孤儿白板人送信员天

考完试会放试阅
白馒头今天也在努力学习!!
6.20更新)已经六月下旬了😭渴望看到新鲜天天

失乐园

柚天/失乐园

*金博洋个人向
*时间在米兰世锦赛到去tcc前
*可以结合胆小鬼之舞/according观看
*一句话柚天,全程无柚子出场
勿上升!

  泪水从星球大战乐声落下就没听过,但真正允许自己发出声音、任那些液体肆意淌着已经是回宿舍之后了。他哭得很累,然后可能是睡着了吧,他保证之前从没在米兰睡得这么沉。
  梦里恍恍惚惚,周围黑漆漆的,只是一直有人声嘈杂
  “摔!摔!衰!——金博洋世锦赛仅排十九名,中国男单奇迹就此落幕?”
  “15-16赛季以火星难度横空出世,16-17赛季用大路和已成为他标志的spider man打破了金博洋只会跳跃没有表演的质疑,17-18赛季带来中国风的卧虎藏龙和大气恢宏的星球大战这样的新惊喜…”
  “多次为中国男单创造历史——而现在的关键在于,他会为他的祖国带来第一块奥运奖牌——甚至是金牌吗?”
  “羽生结弦表示恢复训练结束后会继续练习4a,五周跳的设想也会尝试……”
  “…陈巍和他的华裔同门周知方…”
  曾有记者似是满怀期待地开口:
  “想过跳4a吗?”
  “——4a?昂我担小,还没有,没有…哈哈”
  “我感觉发挥得还不错,已经展现了自己的真实水平,挺满意的……不过没拿到奖牌还是有点遗憾吧…”
  “金牌?哎这个是你们说的噢,这我都不敢想…”
  “可能是奥运会后太过放松,紧张不起来…”
  他笑。
 
  他不想听这些。这些话在一段时间里被他咀嚼无数次,以致现在听到金博洋这个名字,他还要花两秒才认出来是自己。
  “我要拿好多好多冠军”
  什么?他想,这是个稚嫩的童声,在他听来陌生又耳熟
  “我说——我要拿冠军——!”
  他这才发现阴影里站着个孩子,留着比同龄人略长的头发,笑出颗虎牙
  他认出来那是他自己。

  也曾有这样的对话
  你认为你能成为一位优秀的花滑选手吗?肯定能
  你在职业生涯最想要的是什么?冠军
  “我喜欢最好的”
  他说,而他也轻轻附和道——他其实从没变过。
  “四周跳其实很简单,是吧?”
  是这样,他不由露出点笑,只需高高跃起,确信自己不会跌倒,于是恣意绽放旋转——于他来讲着实不算难事。
  他蹲下来,搭住小孩的肩膀
  “但我这次比砸了,十九名……你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吧,我……”
  他看出小孩张嘴像是要安慰,就苦笑着打断,“谁没有个发挥失常的时候呢”,这话我听了一万遍,可是神坛也是有的,失常了就是失常了,不能因为大部分人做不到完美而宽慰自己……我…
  可小孩看起来非常过意不去
“那有什么!你明明知道,17名、18名…他们真的觉得自己战胜了金博洋吗?”
“——我看的动画片里有个很厉害的侠客,输掉了一场别人认为很重要的比武,背井离乡,后来第二年又拿回了擂主,之后再也没有人说那是重要的比武”
  “他很厉害吧?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厉害的大侠…”
  小孩听见金博洋轻声说,后者闭上眼翻了个云手,接着行云流水地表演着,出拳、展体或蹲转……金博洋其实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在梦里也穿着冰刀,或者是根本就没有思考而默许了吧,最后握紧了双拳。
  小孩定定地站在那里。
  “好看吗?”
  “好看……我觉得你太厉害了吧…勾手四周接后外点冰三周…哎这我都不敢想”
  “我也会站回擂台——知道吗?新周期我要去蟋蟀俱乐部训练了,2022年北京会承办冬奥会,我想…”
  一切定格在小孩惊羡的眼神里

  “老铁——羽生让你看他的邮件——”
  隋文静这样吆喝了一句
  然后她发现金博洋仰面倒在后座,置若罔闻地——甚至咂了咂嘴——好嘛,感情是睡着了,于是噤了声。她和小雨偷笑,后者甚至拿出手机要录一段她天哥的睡相,然而金博洋突然睁了眼,两手一撑地坐起来,懵懵懂懂地搔了搔头发。
  梦境恍恍惚惚,没有羽生结弦也没有老铁。
  “你们刚才说什么?”

咸鱼少女曼橘今天就要吹爆金博洋!!

暂时把柚天相关放到这个tag里啦
smell被屏了……周末搞个归档
以后相关产出应该也会丢这儿

悄悄发言

清水写手悄悄撤了个tag
产出并不多所以晚点备份w
静观其变…暂时不会删文……

那个那个…有意向的请去企鹅敲敲我!门牌在简介里w